欢迎访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新源县政府网站!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专题专栏>>反邪教专栏>>正文
我是如何亲手毁掉原来的幸福生活的?
2018/07/03 艳阳  中国反邪教网

我叫王梅,今年76岁,大学文化,原是国有企业的一名退休干部,曾有一个令人羡慕的幸福家庭。

噩梦开始

首次接触到“法轮功”是在我刚退休的时候,退休后的我整日无所事事,在家中发呆,身体也变得较差,患上了高血压、心脏病等多种疾病,一天有个熟人对我说:“你这样的病光用药物是治不好的,现在有好多人在修炼法轮功,效果比练气功还好,只要坚持修炼,任何病都不需打针吃药,到时就能自动消业、圆满,还能得道升天”。听他说的那么玄乎,我当时半信半疑,为打消我的顾虑,他还送给我一本《转法轮》。我一下子就被那“高深”的理论所吸引,觉得里面讲的“消业”、“圆满”、“上层次”等,都很符合我的实际。特别是参加“练功”后,结识了一批“同修”,我的生活一下子丰富了起来,精神上得到了的满足,仿佛生活压力也明显减弱。经过一段时间有规律的锻炼和功友之间的交流,我的心情舒畅了,感觉身体似乎好了些,有时遇到伤风感冒,自己也硬挺着不去医院看病,等病症消除后,我就认为是练功帮着治好的。因此对“师父”李洪志顶礼膜拜,对“法轮功”越发信赖,练功更加勤奋了。就这样我越陷越深,把大量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练功”之中。“修炼法轮功”成了我的唯一追求,并渴望介绍所有亲人都来修炼。对家规劝无动于衷,把他们看作是“修炼”路上的绊脚石对他们更是冷漠。

深陷噩梦中

我这人生性好胜,总想超越别人。在感受到“法轮功”,带来的“好处”后,我每天打坐练功更加刻苦,甚至有时半夜也起来练功,白天还要抽出一定时间抄写、背诵师父的经文,以前经常做饭、扫地、洗衣服,而现在却家务全然不顾,师父说修炼要“去掉情”, 我就抛弃了情爱和欲望,不仅对亲朋好朋避而远之,就是与丈夫、女儿间也疏远。平时,我们一家人吃饭时是有说有笑,可自练了法轮功后,我对他们显得冷冰冰。练功前,每天接送外孙子是我最幸福的时刻,为了“祛情”,接送孙子上学的事我也不管了,整天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屋子里练功。对此,他们很是不解,用我丈夫的话说:“以前其乐融融的家庭气氛再也没有了”。当时我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因为李洪志说过:“一人修炼,全家受益。修炼的目的不只是为了个人圆满,你们要普度众生。”因此,我心想如果我修炼得圆满了,他们也就受益了,我这也是在度她们。

噩梦中的魔鬼

为早日修练圆满,我不仅自己停医停药,还不准他们去医院看病。一天夜里,小外孙突然发高烧,家人急忙要送他去医院,我听后极力阻挠,说练功之人有师父李洪志的法身保护,生病是师父对他的考验,是在帮他“消业”。我还要亲自给孩子“发正念”,丈夫对我的荒唐说法和举动哭笑不得。还是坚持把孩子送到了医院,被诊断为急性肺炎,医生说幸亏送来得早,否则后果还真难预料。为这事,丈夫和我大吵了一架,他知道我已被法轮功彻底迷失心智,但他依然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毕竟我们曾经是相爱的、是幸福的。然而,却没有挽救“走火入魔”的我。无奈之下丈夫搬到了女儿家中。

1999年,国家依法取缔了法轮功邪教组织。我当时想不通,在李洪志新经文的蛊惑下,我又联系了其他几个功友一起“弘法”、“讲真相”。深夜去大街上贴标语、散传单,想起那些日子的“地下”活动,真像是夜幕下的幽灵。

噩梦中醒来

为了帮我认清法轮功的真面目,挽救我那被法轮功桎梏的灵魂,从家庭、社会、亲情的角度为我分析法轮功的危害。然而,我的内心始终是一块“拒绝融化的冰”,我对他们说:你们不要白费功夫了,我不会放弃法轮功的。我一直认为会有师父的“法身”保护,助我’圆满”上天堂。可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等来的不是“圆满”,却是一场几乎危及生命的灾难。

由于我一心练功,拒绝就医服药,身体一天天地垮了下去。我的高血压病开始加重,出现了头痛、头晕等症状。家人多次劝我去医院检查,吃药治疗,可我却认为是自己身上的“业力”太大才使得身体不好的,“师父”在考验自己,只要自己对“大法”再虔诚些,“学法”、练功的决心再坚定些,就一定会得到“师父”的宽恕,取得“圆满”。我偷偷地把女儿买的降压药扔到垃圾桶里。有时早晨起床出现血压升高晕头痛症状时,就立即打坐练功,“发正念”让“师父”为我驱除病魔,以此减轻病痛。终于有一天,我晕倒在家中,女儿将我送进了医院,诊断为脑出血。在医生的精心救治下,我终于保住了性命。医生告诉我,当初练法轮功时身体有了“好转”的迹象,并不是法轮功的功劳,那是因为我受法轮功“心理暗示”作用的结果。人要相信科学,不能迷信歪理邪说,李洪志到处宣扬消业说,可是当初他自己生病不也进医院接受治疗吗?如果法轮功真有那么神,他为何还要去医院呢?听了医生的话,我觉得很有道理。死里逃生的我也开始反思自己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因为我痴迷“法轮功”,丈夫与我分居、女儿工作受挫、外孙学习成绩下降,好端端其乐融融的家经常鸡犬不宁。难道这就是师父说“一人练功,全家受益”?特别是在我住院期间,亲戚和同事不时来看望我,与我促膝谈心,尤其丈夫和女儿天天陪在我身边,让我感到了亲情、友情的温暖,感觉自己还没有被抛弃。大量的事实使我逐渐认清“法轮功”是骗人的。我虔诚修炼十多年,身上的病不但没去,反而严重了。梦醒之后的我感到这一切是多么的荒唐、可悲。终于明白了人间真情的弥足珍贵,决心放弃法轮功,开始新的生活。我要用心用情把过去欠下家人的都给补上。

远离邪教后的美好新生活

现在我和丈夫共同参加了社区老年合唱团,每天我们一起排练、演出,一起晨练、散步,有说不完的话,感情比从前更深了。每天我还会坚持读书、看报、看电视,通过学习使自己的思想认识跟上时代。现在我学会了电脑,每天上网看新闻,听戏曲,读小说,既开阔了视野又陶冶了情操,我还建立了QQ群,与以前的同事、好友保持着密切的联系,空闲的时候,聚一聚,喝个茶啊,打个牌啊,吃个小饭儿,在一块儿聊聊天倾诉倾诉,感觉生活更充实了。周末和节假日是家庭聚会的日子,那是我最乐和的时候,一家人在一起吃团圆饭,女儿一家陪我们天南地北的聊天,丈夫说他喜欢这样的日子,这样让人感到家的温暖,家的幸福。看着家人们开心地过着每一天,我也感到幸福极了。如今,我的生活中充满了开心、幸福、体会着来自家人、社会的关心和照顾,社区的工作人员经常来看望象我这样的老人,为我们免费检查身体,与我们谈心、聊天,在他们鼓励下,我参加了社区反邪教小组,我希望如今还沉湎于法轮功邪教组织的人,能够以我为鉴、早日清醒,与法轮功彻底决裂,不要再成为它的牺牲品,远离邪教,重新回到社会大家族的怀抱过上幸福生活。

上一条:李洪志公然歧视残障人士(图)
下一条:“不吃药、不打针、不住院”她竟让“三高”老伴走上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