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新源县政府网站!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新闻中心>>时政要闻>>正文
天津医疗人才“组团式”援疆,有效提升和田地区医疗水平
——家门口可以看大病,真方便
2019/04/24   新疆日报

□本报记者/李道忠

2016年4月,天津市医疗人才“组团式”援助和田地区工作启动。新一批医疗专家组团而来,他们不仅问诊开药,还为和田地区培养医疗人才,做强医疗学科,“组团式”援疆结出硕果。

治病救人

守卫健康

“如果不及时处理,小乃皮赛可能会失明,面部肌肉也会萎缩。”4月13日,上门做手术后回访的天津市援疆医生韩金栋仍庆幸不已。几个月前,和田市吐沙拉镇阿克提其村4岁的小女孩乃皮赛·阿不都赛买提右眼受伤出血,被家人送到和田地区人民医院。韩金栋连夜给孩子做了眼部手术。现在,小乃皮赛的眼睛恢复得很好。

在天津医疗人才“组团式”援疆之前,和田地区人民医院没有专门的眼科,更做不了这样的手术。

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消化科专家周璐刚到和田地区人民医院时就遇到了紧急情况:一位3岁的小姑娘误吞了一块金属。根据X光片,周璐认为她吞下的可能是纽扣电池。如果真是电池,被胃酸腐蚀了电池破口,有毒物质扩散,小姑娘就救不回来了。小姑娘被推进手术室,周璐操作胃镜取出了金属,正是一枚纽扣电池。

医疗人才“组团式”援疆工作开展以来,天津市已派出51名援疆专家,他们来自15家三级甲等医院,覆盖十几个临床学科。专家们尽其所学,治病救人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

以师带徒

培养人才

医疗人才“组团式”援疆,不仅要为当地群众看病,更要为当地培养医疗人才。

目前,天津援疆医疗人才25人已与和田地区人民医院54人结成师徒关系。“在某个意义上,带好徒弟,培养本地医疗人才,比看病坐诊影响更为深远。”和田地区人民医院党委书记常玉文说。

“师带徒”是援疆医疗专家培养人才的重要方式。“要培养徒弟独当一面,是有考核要求的,共建协议里写得明明白白。”韩金栋说。韩金栋带了两名徒弟,其中陈可喜有一定基础,但无法独立完成三四级手术。韩金栋带他时,遇有手术,自己上台操作,陈可喜在旁边观察学习。后来一些手术,他指导陈可喜完成其中一些步骤。现在,韩金栋已经可以放心地让陈可喜独立完成大部分手术。“我离开和田后,他们也能顶上来了。”韩金栋说。

检验医学专家杨军到和田地区人民医院两年多来,共为科室培养医疗人才16名,徒弟苏云福成功申请了和田地区技术研究与开发经费计划重点项目,2018年成为第一届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实验医学(管理)专业委员会委员。这在和田地区人民医院是第一次。

在天津医科大学支持下,和田地区人民医院目前共有2人攻读医学博士,5人攻读医学硕士。在天津的援助下,和田地区人民医院建起了医师规范化培训基地,配备了先进教学设备。

做强学科

造福群众

不久前,和田地区人民医院消化科又接诊了一个患有“幼年性结肠息肉”的小朋友。

在天津,周璐没见过类似病例,但在和田地区每月都会有这样的病人。周璐凭着科研工作者特有的敏感,认为“幼年性结肠息肉”在和田地区呈明显地区性。“明确致病原因,对和田地区此类疾病防治有重要意义。”周璐带领她的研究团队努力攻关,研究成果已初步显现。

“以前科里医生只治病,基本不搞科研,在周璐带领下,医生开始查文献、写论文,科研能力得到提升,学科实力也不断增强。”医院消化科一名医生表示。

自“组团式”援疆工作启动以来,援疆医生已帮扶和田地区人民医院申报各级科研课题19项,引进新技术67项,填补地区医疗技术空白63项。

和田地区人民医院实力提升后,更多患者选择在本地看病。“病人留在和田,省去了去外地的交通费、住宿费等,可以切实减轻他们的家庭负担,也避免了急症患者被拖延。”常玉文说。

上一条:徒步赏景
下一条:克拉玛依市:政务服务和公共资源交易迈入“互联网+”时代